大魔王

我叫冬兵,我是个反派

砍断南风:

我叫冬兵,我是个反派。




在一次雪山突袭任务中,我坠下火车,落入那无尽黑暗的悬崖,被改造成杀人机器。


他们都是这么叫我的,杀人机器。




1.


有一次执行任务,那个桥上的男人。


那是七十年来第一次意外。


我突然发现,我不能杀他,我不能杀他。


那不是任何指令或是任务。


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如同本能一般,向我大声叫嚣着。


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像天崩地裂,又像大梦初醒


不,我不能杀他。




“Bucky?”




2.


于是我又被送进了那个实验室,冷冰冰的仪器令我反感极了。


我被押上那把椅子,仪器开始运作。


恍惚间,我想起自己七十年前的模样。


这就是那个桥上男人所念念不忘的人吗?


他确实看起来很棒啊,鲜衣怒马,一腔热血,


像那屠龙的少年。


嘶,头好疼啊,那个记忆里瘦小的少年是谁?想不起来了…






“你叫冬兵,冬日战士。记住了么?”


“是的,我是冬兵,听后指令。”




3.


我又一次被指定去杀死那个男人。


这一次我把他按在地上狂揍。


可是…总感觉哪里不对。


那个男人告诉我,他叫Steve,是我最好的朋友,他说他爱我,会一直陪着我。


…爱?这个词听起来好遥远,像有一个世纪那么远…


太远了…远到我不禁开始怀疑,还会有人爱我吗?


啊!我想起来了,我不是什么冬兵!


我是Bucky James Barnes!我是Bucky!




“I will be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4.


“疼吗?”


“不疼,习惯了。”




5.


Steve带我到一个地方,这里的国王叫黑豹。


这里很舒适,他说想让我在这里生活。


黑豹的实验室里,我看着那面起雾的镜子。


我看着镜子里那个倒霉蛋,眼里满是血丝,脸上透着阴郁,双手沾满了鲜血。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左手冷冰冰的,像我的心。


这样的一个人,真的值得被救赎吗?




“冰冻我吧。” 我说。




6.


后来灭霸来了,他要杀很多很多人。


他很强大,所有复仇者都败在他手下,如同飞蛾扑火般,似乎已经没有希望了。


但是我知道,Steve他们一定能打败他。


就像电影里那样,最终,从尘埃里站起来的英雄们凯旋归来。




我好想等到那一天,等到战争结束。


我不再想和他并肩作战,我只想和他一起流浪,直到世界的最后一秒。


我好累啊。


要开始消失了吗?那也好,我这一生啊,最终是以一个英雄的身份死去。




但是,还是有些不舍啊……


是什么呢?已经想不起来了。


或许是十五岁那年鞋里的报纸,


又或是之后的一切。

flag立在这了,壁纸代表我的决心
二十天十斤绝食减肥冲啊啊啊啊啊啊

闪灵里的双胞胎姐妹

卷福的脸比桌子还大,比床还大,
大到整个九宫格都装不下

这两天我的心情就是大起大落大起大落大起大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